<th id="0lj4g"></th>

      <rp id="0lj4g"></rp>
    1. <dd id="0lj4g"><pre id="0lj4g"></pre></dd>
    2. <s id="0lj4g"><acronym id="0lj4g"><cite id="0lj4g"></cite></acronym></s>
      1. <em id="0lj4g"><acronym id="0lj4g"></acronym></em>

        ?

        邊疆快訊

        “哪怕只有一戶人家,也要守在這里”

        信息來源:《人民日報》    作者:徐馭堯    發布時間:2022年04月01日 10:54

        雙湖縣,全國海拔最高縣,平均海拔5000米,每年超過200天刮著8級以上大風……惡劣的自然環境,使雪域高原的這座小縣城被人們稱為“人類生理極限的試驗場”。

        2018年,西藏自治區黨委、政府決定實施極高海拔地區生態搬遷規劃,雙湖縣群眾開始陸續搬遷。搬遷期間,不少干部仍堅守在雙湖縣,站好最后一班崗。


        雪后的雙湖縣協德鄉。徐馭堯攝

        “要把工作做細致些,才能對得起群眾的信任”

        在雙湖的第一夜,記者躺在床上輾轉反側。寒冷和缺氧像兩塊石頭一樣壓在身上,一夜醒來四五次。而對于多數雙湖縣干部來說,他們早已習慣。

        晚飯時間,雙湖縣委辦公室干部熊文濤和妻子視頻通話?!凹依镌趺礃影??”“讓孩子來打個招呼?!?/span>

        這是熊文濤在西藏工作的第十八個年頭,家人都在陜西生活,今年春節他也沒回家。掛了電話,熊文濤笑著說,“今年要規劃搬遷,工作特別多,我得守在這兒?!?/span>

        “想回去嗎?”記者問熊文濤?!罢Σ幌??”他沉默了一會兒,接著說,“但任務艱巨,要把工作做細致些,才能對得起群眾的信任?!?/span>

        一個多月前,熊文濤不小心得了感冒。剛開始沒當回事,過了一段時間,他開始喘不上氣。久在高原,大家也有了一些基本判斷——“可能是肺水腫了!”

        由于縣里醫療條件差,大家趕緊把熊文濤送往那曲市區。從雙湖縣到那曲市有500多公里,開車要大半天。到了市區,因病情嚴重,醫生簡單處理后建議他前往拉薩治療。就這樣輾轉數日,經過多地治療,他的病情才穩定下來?!岸颊f在高海拔地區生活久了能習慣,可哪有真的習慣,無非是硬扛著?!被貞浧鹉嵌坞y熬的時光,熊文濤如今已心靜如水。

        除了自然環境惡劣,雙湖縣的基礎設施也很薄弱。為了滿足供電需求,縣城外的山丘上鋪滿了光伏板。望著光伏板,雙湖縣公安局民警帥海深有感觸:2017年,他剛到雙湖時,全縣的電力都要倚靠這一片光伏板?!澳菚r候供電不穩定,幾乎隔天就要停電。一旦下起大雪來,全縣電力一周都供應不上,真是太不方便了!”

        在雙湖工作了5年,這個貴州小伙已經能熟練地用牛糞燒爐子了。雙湖是牧區,很多地方缺少燃料,又經常停電。屋子冷,他就學習當地老鄉燒牛糞取暖?!拔冶疽詾闊<S和燒煤塊差不多,其實差別很大,慢慢摸索才能掌握其中的竅門?!睅浐R贿吅陀浾弑葎?,一邊笑著說,“要不是在雙湖,這輩子哪有機會學會這些喲?!?/span>


        雙湖縣措折羌瑪鄉干部邊巴拉姆(右一)在搬遷群眾家走訪。徐馭堯攝

        “守護一方百姓平安,就要‘一個都不能少’”

        拎著兩桶水,爬上3樓,把水往門口一放,帥海已累得氣喘吁吁。哪怕在雙湖工作了快5年,“拎水爬樓梯”依舊是對他體能的一項挑戰。

        簡單收拾后,帥海和同事脫海濤一起下樓,開始巡邏?!皠e看咱們縣城不大,巡邏的路可不好走呢?!背霭l前,他倆先給記者打起了“預防針”。

        出門沒多久,警車就開上了一條坑坑洼洼的土路,顛簸嚴重?!奥凡婚L,忍忍唄?!睅浐Pχf,“這是距離縣城最近的村子,路旁邊這些土坯房,現在大多數都沒人住了。群眾已經搬遷到森布日安置點,這里只剩下零星幾戶人家?!?/span>

        工作第一年,脫海濤就被安排春節值班。除夕當天,他和父母通了一次視頻電話。面對父母的擔憂,脫海濤故作輕松地說,“這里很好”“過年很溫馨”。但掛了電話,他的眼淚卻不住地往下掉,心里很是內疚?!案改改昙o也不小了,做子女的,是不是應該多陪陪他們?”如今,工作久了的脫海濤漸漸明白,“我在這里安心工作,干出點成績來,才是對父母最好的回報?!?/span>

        警車最后停在縣里最遠的一處監控攝像頭前,這里由帥海負責日常維護。高原高寒,很多設備容易損壞。有時候,跑了許久,花了好長時間,修好的攝像頭也就覆蓋幾戶居民的生活區域,看上去有點“不劃算”,帥海卻說:“守護一方百姓平安,就要‘一個都不能少’。哪怕只有一戶人家,也要守在這里?!?/span>

        “最遠的一次走訪,早上8點多出門,晚上12點多才回到鄉政府”

        年初二一早,雙湖縣協德鄉鄉長張寧波拉開大門,要和縣里其他干部去多吉老人家里走訪。

        老人家不遠,卻需要穿過一片雪地?!岸嗉眢w狀況一般,家里還有幾個孩子,生活壓力比較大?!睆垖幉ê陀浾呓榻B起多吉家的情況?!艾F在,他加入了村里的合作社,每個月都有分紅,生活好了很多?!?/span>

        來到多吉家,他的妻子尼瑪桑珍告知記者,多吉去醫院檢查身體了?!艾F在醫療保障越來越好,看病費用大多不愁??墒菂f德鄉地處偏遠,老百姓就醫很不方便,好在今年就要搬遷了?!睆垖幉ㄕf。

        2010年,張寧波來到雙湖工作。當時他沒有想過,自己能在這里工作這么久。第一次在雙湖過春節,店里只剩了一棵大白菜,大家把它買了回去,一起包了頓餃子,這是張寧波第一次在雙湖過年的深刻記憶。

        去年,張寧波從縣里轉到鄉里工作,恰好趕上前所未有的極寒天氣,鄉里很多地方都遭受了雪災。大雪將小村與外界隔絕,張寧波組織黨員干部集中清理積雪。大伙兒你一鍬、我一鏟,在零下二三十攝氏度的嚴寒中,連夜清理出一條勉強能通行的道路。

        隨后,村干部們分批走訪,前往村民放牧點檢查房屋質量、各家牛羊圈和生活物資儲備情況。協德鄉地廣人稀,近7000平方公里的土地上,260多個放牧點,他們要一個個走遍?!白钸h的一次走訪,早上8點多出門,晚上12點多才回到鄉政府?!?/span>

        “之前,我在雙湖縣發改委工作,縣里建了不少陽光棚圈。這次雪災,這些棚圈可是發揮了大作用!”張寧波說,“這一項目經我之手審批,自己的工作給老百姓帶來了福利,心里別提多舒坦了?!?/span>

        談及未來,張寧波充滿期待?!鞍徇w到森布日后,條件好了、發展快了,去群眾家走訪,時間也不用浪費在路上,多好!”

        免責聲明:

              “邊疆時空網”作為服務邊疆史地研究學者的互聯網平臺,所刊發的所有內容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邊疆時空網網站立場。對文章全部內容的客觀性、完整性、真實性,本網不作任何保證和承諾,僅供讀者參考。

              如作品內容、版權等存在問題,請在作品上傳至網站30個工作日內同本網聯系。聯系郵箱:bianjiangshikong@163.com

        ?
        • 責任編輯:李靜
        • 收藏到:個人中心
        • 分享到:
        ?

        輸入新聞標題相關關鍵詞進行搜索

        最新消息

        更多>
        • 記堅守和奮斗在山南邊陲的各族干部群眾:杜鵑花開滿山紅

          2012年,白瑪卓嘎和丈夫趕著牦牛,從洛扎縣拉郊鄉出發,一路往西南走。他們翻過兩座大山,餓了吃一口糌粑,渴了掬一捧溪水,走了3天山路,到達杰羅布村的馬家塘牧場??粗鴿M山開遍的紅杜鵑,疲憊的白瑪卓嘎松了口氣,她望向丈夫說:“以后這里就是我們的家了?!?

        • 八天七夜,探尋冰川的“前世”與“今生”

          八天七夜里,“巔峰使命”珠峰科考冰川與污染物考察分隊18人組成的科考小組,徒步前往珠峰海拔6350米區域,完成了對東絨布冰川的3D掃描、冰雪深度測厚和取樣。從最初上山前的“白面書生”,變成下山歸來后的“糙漢子”,他們臉上的膚色寫滿極高海拔科考的艱辛。

        • 美麗燈光秀 扮靚“巴洛克”

          16日晚,哈爾濱市道外區巴洛克街區,市民們一邊觀賞迷人的燈光秀,一邊拍照留念。當天,街區里的十余組燈光造型全部點亮,將老街裝扮得非常美麗。這些造型中包括燈光長廊、樂器、火車、馬車等,走入其中,仿佛進入一個童話世界。

        • 江蘇昆山:夏收開鐮

          2022年5月17日,江蘇省昆山市淀山湖鎮紅亮村,當地農業部門組織農機隊伍與十余臺收割機對成熟小麥進行集中收割。

        • 這個五次登頂珠峰的山里娃,下一個目標是讀博!

          體育人的人生可以有多少種可能?來看從珠峰走出的“六邊形戰士”, 拿到了什么樣的人生“劇本”。

        推薦閱讀

        --> ?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