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0lj4g"></th>

      <rp id="0lj4g"></rp>
    1. <dd id="0lj4g"><pre id="0lj4g"></pre></dd>
    2. <s id="0lj4g"><acronym id="0lj4g"><cite id="0lj4g"></cite></acronym></s>
      1. <em id="0lj4g"><acronym id="0lj4g"></acronym></em>

        ?

        邊疆快訊

        讓草原休養生息

        信息來源:《人民日報海外版》    作者: 葉子    發布時間:2022年04月01日 13:07

        圖為盛夏的內蒙古呼倫貝爾大草原。連振 攝

        普氏原羚在青海省海北藏族自治州剛察縣哈爾蓋鎮附近的草原覓食。張宏祥攝

        夏季,藏北草原氣候溫暖,西藏班戈縣青龍鄉牧民在草原上賽馬。 覺果 攝

        “草色青青柳色黃”,春天里的中國,一片片新綠綻放。如果說森林是“地球之肺”,草原便是“地球皮膚”。

        中國是一個草原資源大國。第三次全國國土調查成果顯示,全國草地面積26453.01萬公頃。草原是我國重要的生態系統和自然資源,在維護國家生態安全、邊疆穩定、民族團結和促進經濟社會可持續發展、農牧民增收等方面具有基礎性、戰略性作用。

        黨的十八大以來,我們大力實施生態保護修復重大工程,加強草原休養生息,科學推進國土綠化,草原生態持續恢復。全國綠化委員會辦公室日前發布的《2021年中國國土綠化狀況公報》顯示,2021年我國完成造林種草666.67萬公頃,其中,種草改良草原306.67萬公頃。外媒評價,中國在森林和草原保護中取得長足進步,草原退化趨勢初步遏制,一些地區的草原牧場生態顯著改善。

        “移”出一片百萬畝自然草原

        每到夏日,位于內蒙古自治區通遼市扎魯特旗的阿日昆都楞草原,就迎來了最美的季節。茫茫草原、一望無際,綠草如毯、野花遍地,偶爾還會有野生小動物出現。

        將時間撥回10年前,這里卻是另一番景象。

        “以前,我們的生態保護觀念比較差,大家都想著,養的牛羊越多,掙的錢就越多,沒考慮過草場能不能承載得起這么多的牛羊。草原植被減少了,河都斷流了?!卑⑷绽ザ祭沔偩用翊抻兰t的一番話道出了過往的苦澀。

        針對長期超載放牧導致草原快速退化、土壤蓄水力降低、多條河流斷流、放牧收入逐年下降的嚴峻形勢,扎魯特旗著眼于長遠,下定決心,堅持節約優先、保護優先、自然恢復為主的方針,大力實施生態移民搬遷戰略。

        從2013年起,阿日昆都楞鎮啟動“生態移民搬遷”工程,累計投入資金4.3億元,先后搬遷轉移哈拉嘎圖、明格日圖等11個自然村的789戶2116人。對于搬遷區域的草原,實行全年禁牧禁墾,建成了80萬畝無人無畜區域和360萬畝集中連片的生態功能區。

        生態移民,“移”出了一片百萬畝自然草原。

        經過多年來的封禁保護和自然修復,阿日昆都楞草原已實現“美麗蝶變”:干涸的河流重新流淌,牧草長勢一年比一年好,野生動物種類和數量逐年增加,涵養水源功能得到極大提升,草原生態明顯好轉,馬鹿、狐貍等10多種獸類及蓑羽鶴、草原雕等近20種鳥類重現草原。如今,這里成為扎魯特旗第二大水源涵養區和最大的優質牧草儲備區。

        離開原來的院落和牧鋪后,牧民烏云敖日格樂一家搬進了城里,他說:“現在,我有了工作,在城里有樓房,家里條件比以前好了不知多少倍。我們看到花花草草、藍天白云,心里特別舒服!”

        “人在畫中走呀!”阿日昆都楞鎮黨委書記呼格吉樂滿是自豪,“原先,這些山包都光溜溜的?,F在,看不到裸露的地塊,滿眼綠色。消失的中草藥都長起來了,銷聲匿跡的野生動物都回來了……”

        在海拔4000多米的荒灘上種草

        海拔4000多米的高原上,可以成功種草嗎?

        去年5月,中華環?;饡y手伽藍集團聯合成立的自然堂喜馬拉雅環保公益基金,在西藏自治區日喀則市拉孜縣錫欽鄉崗西村開展“種草·喜馬拉雅”項目,與中科院西藏高原草業工程技術研究中心和崗西村農牧民一起,播種下1500畝綠麥草。

        深秋是高原收獲的季節。到了10月,1500畝半人高的綠麥草在風中搖曳,遠處,白云縈繞在山間,成群的牛羊在山坡上悠閑地吃草。種草成功了!

        綠麥草是由中國科學院研發的高原耐寒植物,不僅根系發達、生長快,還耐旱耐貧瘠,具有較強的抗寒性,每畝產草量可以達到2000斤左右。

        西藏高原草業工程技術研究中心種草項目指導人李勇生介紹,綠麥草不僅能為當地農牧民提供牧草資源,而且草根會在翻犁之后成為肥料,改良土壤。更為關鍵的是,綠麥草春天播種,10月中旬就能收割,收獲時麥株可高達1.2米。在生長期間,綠麥草還可以防沙固沙,達到“種草養地、涵養水土”作用。

        崗西村曾經是一片荒灘,遍地是礫石、粗沙。通過人工種草,荒灘變了模樣。村民拉巴次仁說:“現在比過去幸福多了,以前這里都是沙子,草地很少,牲畜飼料都不夠。種了綠麥草后,不但牛羊吃得飽,環境也好多了?!?/span>

        通過“云直播”,“種草·喜馬拉雅”項目團隊向更多關注高原生態保護的人士分享種植綠麥草的經驗和成果。事實上,過去5年,這一項目在西藏日喀則亞東縣堆納鄉、林芝魯朗小鎮、日喀則南木林縣艾瑪鄉等地,共種植了近5500畝綠麥草和龍膽草。

        一片片荒灘變綠地,是西藏草原修復和草業發展的一個縮影。

        “全區擁有12億畝天然草原,占全國草原總面積的1/3,占西藏總土地面積的66.5%,居全國第一?!蔽鞑刈灾螀^林草局草原管理處相關負責人介紹,它是中國和南亞、東南亞地區的“江河源”“生態源”,對全國乃至整個東南亞氣候系統起到穩定和調節的重要作用。

        “十三五”時期,西藏自治區大力實施天然草原退牧還草工程,共建設休牧圍欄3906萬畝,人工種草51萬畝,治理黑土灘32萬畝,治理毒草31萬畝。隨著生態意識的提升,越來越多農牧民投入到草原保護之中,更多青青草原將在青藏高原出現。

        昔日黑土灘變成今天優質牧草地

        從巴顏喀拉山發源的黃河,在群山中蜿蜒曲折,流經青海省果洛藏族自治州達日縣境內后,在開闊平緩的河道中散漫開去,留下一片廣袤草原。

        一位頭戴氈帽,面容黝黑的藏族漢子,一邊細數草原上鼠洞數量,一邊盤算需要補種草籽的面積,時而彎腰拔出一綹牧草,看看根系發育長度,放在鼻尖輕嗅。他就是青海省果洛州達日縣草原站原站長羅日蓋。

        這位常年奔波在海拔4000多米的黃河之源、與草原打交道40余年的草原專家清楚,早些年,行走在草原上,時常會見到一片片牧草稀疏甚至寸草不生的黑色土地,這種地被稱為“黑土灘”。

        “這種現象一旦出現,就表明這里的草場已身患疾病,正在嚴重退化。如果不及時治療,黑土灘將會像傳染病一樣繼續蔓延,危及周邊草場?!绷_日蓋說。

        然而,在高寒、高海拔地區,草原生態系統極其脆弱,黑土灘的治理并不輕松。

        在草原保護修復過程中,達日縣拿出空前力度,累計投入資金6.4億元。在退化草原人工種草修復中,達日縣優選鄉土草種進行多品種組合搭配,采取混播種草復綠綜合技術措施,提高種植植被的穩定性;在黑土坡治理中,達日縣綜合應用混播種草、配方施肥、多種農藝措施組合等技術;在退化草地治理中,達日縣開展飛播種草治理新技術,減少對原生態系統的人為擾動。此外,達日縣積極探索推廣草種組合搭配、配方施肥、有害生物防控等技術,為草原生態保護修復提供了強有力的科技支撐。

        克服自然環境嚴酷、資金緊張、人才缺乏、技術薄弱等困難,這些年來,達日縣全力推進草原生態全面保護、綜合治理、系統修復,治理黑土灘122.5萬畝、黑土坡7.5萬畝,草原植被蓋度從46.7%提高到58%,鮮草畝產從115公斤提高到213公斤。許多嚴重退化的草原重新披上了綠裝,寸草不生的鼠荒地、黑土灘等治理成為優質的牧草地。

        近年來,果洛州還在全國率先開展草長制試點。果洛州建立了州、縣、鄉、村、合作社五級草長制責任體系,落實州級草長6名、縣級草長36名、鄉級草長220名、村級草長740名、牧業合作社草長1170人,強化6023名草原管護員職責,扎實推進草原資源保護修復。

        不僅僅是果洛州,在整個青海省以及三江源地區,草原生態系統功能都在穩步增強?!笆濉逼陂g,青海共建成草原封育圍欄3293.30萬畝,補播改良918.17萬畝,治理黑土灘型退化草地797.81萬畝,治理沙化型退化草地83.07萬畝,建設人工草地135.32萬畝。

        草原增綠與牧民增收實現“雙贏”

        草原資源既是生態屏障,又是農牧民重要的生產生活資料,有效的保護和合理的利用,可以持續地發揮草原的生態和生產雙重功能。

        在內蒙古錫林浩特市,由于連續干旱、人口增加、過度利用、氣候原因以及草原鼠蟲害頻發等因素,出現了天然放牧場退化沙化嚴重的情況,還有零散分布的風蝕坑。

        國家林草局在這里啟動實施退化草原人工種草生態修復試點項目,與項目區牧戶簽訂三年的禁牧、生態補償、管護協議,治理嚴重沙化草地1萬畝,修復退化打草場6.5萬畝,撫育野生優良鄉土草種0.1萬畝。近年來,這片草原的植被蓋度、植被高度和植被密度,隨著治理年限的增加而明顯增加,風蝕得以控制,周邊環境明顯好轉。

        更重要的是,由于實行了全程禁牧和補播施肥措施,草地生產力明顯提高。項目建成后,7.6萬畝生態修復區年累計可實現增收141萬元以上;野生優良草種撫育可采集種子,年累計可實現增收84萬元以上。草地的家畜承載力提高了,牧戶和國有農牧場的收入也增加20%-30%。草原增綠與牧民增收的“雙贏”目標成為現實。

        阿日昆都楞鎮實施生態移民搬遷以后,牧民變為市民,收入與過去養畜經營收入基本持平。當地設置管護站12個,配備管護員130名,配備綜合執法車12臺。崔永紅就是管護員中的一員。

        “騰出的草牧場實行全年禁牧,草原生態逐年恢復?,F在生態環境好了,我們的收入也穩定了,真正感受到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贝抻兰t感慨。

        為調動農牧民保護草原的積極性,2011年以來,我國在內蒙古、西藏、新疆等13個主要草原牧區省份組織實施草原生態保護補助獎勵政策,對牧民開展草原禁牧、實施草畜平衡措施給予一定的獎勵補助。這是現有草原領域投資規模最大、覆蓋面最廣、受益農牧民最多的政策項目。截至去年底,國家累計投入資金超過1500億元,1200多萬戶農牧民受益。

        為進一步鞏固提升草原生態保護成果,財政部、農業農村部、國家林草局聯合印發指導意見,在“十四五”期間繼續實施第三輪草原生態保護補助獎勵政策,投入資金有增無減,實施范圍進一步擴大。

        國家林草局草原管理司相關負責人表示,經過前兩輪政策實施,農牧民保護草原意識明顯增強,草原牧區生態生產生活在保護中發展,取得了顯著的階段性成效。第三輪草原補獎政策的實施,必將進一步促進草原生態環境持續改善,為實現草原牧區生態保護和經濟發展雙贏,實施鄉村振興戰略和建設美麗中國做出積極貢獻。

        2021年3月,《國務院辦公廳關于加強草原保護修復的若干意見》印發,對新時代草原保護修復工作進行頂層設計,其出臺成為草原定位由生產為主向生態優先轉變的重要歷史性標志?!兑庖姟诽岢?,到2025年草原綜合植被蓋度達到57%左右、到2035年達到60%,這成為中國草原保護修復的重大階段性目標。

        未來,按照統籌山水林田湖草沙系統治理和林業草原國家公園“三位一體”融合發展的要求,草原退化趨勢將得到根本遏制,草原上將出現更多“天蒼蒼,野茫茫,風吹草低見牛羊”的美好景象。

        免責聲明:

              “邊疆時空網”作為服務邊疆史地研究學者的互聯網平臺,所刊發的所有內容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邊疆時空網網站立場。對文章全部內容的客觀性、完整性、真實性,本網不作任何保證和承諾,僅供讀者參考。

              如作品內容、版權等存在問題,請在作品上傳至網站30個工作日內同本網聯系。聯系郵箱:bianjiangshikong@163.com

        ?
        • 責任編輯:李靜
        • 收藏到:個人中心
        • 分享到:
        ?

        輸入新聞標題相關關鍵詞進行搜索

        最新消息

        更多>
        • 記堅守和奮斗在山南邊陲的各族干部群眾:杜鵑花開滿山紅

          2012年,白瑪卓嘎和丈夫趕著牦牛,從洛扎縣拉郊鄉出發,一路往西南走。他們翻過兩座大山,餓了吃一口糌粑,渴了掬一捧溪水,走了3天山路,到達杰羅布村的馬家塘牧場??粗鴿M山開遍的紅杜鵑,疲憊的白瑪卓嘎松了口氣,她望向丈夫說:“以后這里就是我們的家了?!?

        • 八天七夜,探尋冰川的“前世”與“今生”

          八天七夜里,“巔峰使命”珠峰科考冰川與污染物考察分隊18人組成的科考小組,徒步前往珠峰海拔6350米區域,完成了對東絨布冰川的3D掃描、冰雪深度測厚和取樣。從最初上山前的“白面書生”,變成下山歸來后的“糙漢子”,他們臉上的膚色寫滿極高海拔科考的艱辛。

        • 美麗燈光秀 扮靚“巴洛克”

          16日晚,哈爾濱市道外區巴洛克街區,市民們一邊觀賞迷人的燈光秀,一邊拍照留念。當天,街區里的十余組燈光造型全部點亮,將老街裝扮得非常美麗。這些造型中包括燈光長廊、樂器、火車、馬車等,走入其中,仿佛進入一個童話世界。

        • 江蘇昆山:夏收開鐮

          2022年5月17日,江蘇省昆山市淀山湖鎮紅亮村,當地農業部門組織農機隊伍與十余臺收割機對成熟小麥進行集中收割。

        • 這個五次登頂珠峰的山里娃,下一個目標是讀博!

          體育人的人生可以有多少種可能?來看從珠峰走出的“六邊形戰士”, 拿到了什么樣的人生“劇本”。

        推薦閱讀

        --> ?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